联系人:慕容明月
电 话:124324567980-
手机号:12346132768985
传 真:765434657687
地 址:地球人
  非洲要求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的背后故事>>您当前位置: > 乐橙国际lc8手机版下载 >

非洲要求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的背后故事

作者:admin 时间:2022-02-24 13:34

html模版非洲要求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的背后故事

2月4日开幕的第35届非盟峰会刚刚在埃塞俄比亚首都在亚的斯亚贝巴落下帷幕,这次会议主题是实现“非洲和平与繁荣”。

在峰会分论坛上,50多个非洲国家代表讨论了国际贸易、经济一体化、基础设施发展、能源转型、卫生、教育、金融机构整合、加强电力开发等发展议题题,还有反对恐怖主义、反对颠覆、反对政变的安全议题。

绝大多数议题是切合实际的,但也有些令人意外的声音。

据新华社、《参考消息》、《环球时报》等媒体消息,乌干达、南非以及东道主埃塞俄比亚呼吁:不能只由三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代表所有非洲国家,这是不公平和不民主的安排。联合国应当为非洲留出两个具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席位和两个非常任理事国轮换席位。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发表视频讲话时则呼吁埃塞俄比亚停止内战,希望非洲恢复稳定。

显然,国际社会对非洲的关注点在于和平与稳定,而不是非洲国家在安理会的席位问题。

很难想像,乌干达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会是怎样一种状况?冈比亚、索马里、布基纳法索它们会服气?

就算是南非、尼日利亚入常,但埃及、加纳就没有想法吗?

然而,非洲的入常呼声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而是持续了十多年。

以前,人们比较关注印度、日本、德国、巴西的入常之梦,而忽略了非洲国家的要求。

其实,非洲国家入常的故事比起“四国联盟”的“精彩”程度并不逊色。

2005年之争

2005年是安理会增加常任理事国之争的关键一年,7月6日在第59届联大召开之际,印度、日本、德国、巴西四国联合提交了一份框架决议草案,要求增加至少4个常任理事国以及4个非常任理事国,联大在11日下午举行辩论。

几乎与此同时,非洲50多个国家关于安理会扩编草案也在路上。

两路村民要到村委会闹事,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村委会办公室里五大善人关着门抽着闷烟,“谁去平息一下村民的情绪呢?”

大家都不说话,用眼神决定让约翰牛去扮演一下“好人”。于是,英国出门表态:“我支持框架决议草案,支持改革”。

村民们情绪稳定了许多,没有继续冲击村委会。

11日、12日在辩论现场,有49个国家先后发言,辩论十分激烈,美国、 中国、俄罗斯、法国都明确反对“四国联盟”将草案进行强行表决。四大国不仅反对草案本身,甚至连举行投票表决的程序都不允许。

13日,辩论被叫停。但印日德巴四国外长决定要在17日与联大主席会面,想在7月份将草案强行提交大会表决。

非洲联盟的另一份扩编提案也已经产生,比“四国联盟”方案还要激进,非洲的改革诉求:

一、安理会成员国总数由15个增加到26个;

二、常任理事国增加6个(都有一票否决权);

三、非洲国家必须拥有两个常任理事国席位,两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赞比亚之前的要求是五席)。

虽然非盟与“四国联盟”立场接近,但数量要大大多于它们。为什么非盟会提出如此不符合现实的草案呢?

一方面,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是加纳人安南、联大主席是加蓬外长让.平,非洲认为“朝中有人好办事”;

另一方面,日本和德国这两个战败国都可以提出入常要求,50多个非洲国家更有理由提出同样的要求。

非盟草案公开后,令“四国联盟”受到严重威胁,两路村民成了竞争者。

两份草案就算都能提交到大会强行表决,“四国联盟”也将毫无希望。非洲当时有53票,它们只会把票投给非盟草案。而“四国联盟”就得不到191个成员国中的三分之二多数票(至少128票)。

日本急了,当非盟一些外长抵达纽约后,日本驻联合国代表大岛贤三就去劝他们与“四国联盟”妥协,放弃非盟草案,转而支持四国提案。

日本的策略是先拿到常任理事国席位,不追求一票否决权,等15年之后再讨论否决权问题。

非洲则是要一杆子插到底,把日本的蹭蹭计划给破坏了。

大岛贤三一开口就遭到了反驳,“凭什么要非洲放弃草案,你们就不能放弃草案?”

印度外长纳塔瓦尔.辛格也去劝非洲说,“我们不可能都赢”,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先让印度过关。

非洲也不是这么好骗的,如果让日本、印度、德国、巴西任何两个国家先一步入常,接下来它们还会拉非洲国家进来吗?绝不可能,它们只会将门堵得更严实。所以,非洲拒绝妥协。

但日本以为手里有张王牌,就是美国私下已向它承诺“支持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因此,日本跟印度、德国、巴西之间也是各怀鬼胎。

然而,给予日本最沉重打击的也是美国。

村委会办公室里五大善人的态度:

中国驻联合国大使王光亚在2005年7月11日发言中明确表示了两个反对,一个支持。

一、中国坚决反对就安理会改革设定人为的时间表;

二、中国坚决反对就存在明显分歧的方案强行表决;

三、中国坚决坚持增加非洲国家在安理会的代表性。

俄罗斯:“绝对不能接受任何削弱现任5个常任理事国地位的做法,特别是否决权。”

法国:“改革需要时间”

英国:扮演“好人”,支持改革。2009年由法国扮演“好人”。

反对四国提案态度最坚决的恰恰是美国,美国对任何稀释其权力的做法是极为敏感的。

美国国务院的“联合国改革特别顾问”席琳.塔西克里发言态度之强硬,措辞之明确,让“四国联盟”倍受刺激。

她表明了美国的四个观点:

一、如果强行表决四国提案,必将造成联合国严重分裂;

二、安理会扩编不是投票就能解决,而必须先修改联合国宪章;

三、各国首先要就新常任理事国的资格标准达到一致;

四、任何改革不能以损害安理会运行效率为代价。

席琳.塔西克里呼吁所有成员国共同反对“四国联盟”提案,“我们敦促你们反对这一草案,如果将其付诸表决,大家投票反对这个决议案”。

美国代表这番发言,日本还敢说什么?美国对日本的承诺是个遥遥无期的礼物。

日本外相町村信孝为了掩饰被美国玩弄的尬尴,称要在东京与美国国务卿赖斯举行对话。结果,赖斯又重申支持日本入常,但在四国提案问题上仍不松口。

五大善人对非盟提案的态度还是比较温和的,实际上五大善人反对四国提案的态度,同样适用于非洲,只是隔山打牛可以不用让非洲受到太大刺激。

2005年这场关于安理会改革的风浪过后,接下来每年的增常闹剧都只是茶壶里的风暴,博天堂手机版app官网

非盟这次重提安理会入常和扩编要求,我们不必于过于笑话它们,非洲倒不是真的认为能获得两个常任席位和否决权,而是要传递两个信号:

一、非洲50多个国家是团结的,在国际社会中能够共同表明立场,捍卫非洲的利益;

二、向联合国施压,以期获得更多的国际资源以及得到更多的尊重,反对大国干涉非洲国家内政。

从这十几年的历史来看,无论是印度、日本等国,还是非洲国家,在国际体系没有出现重大变故前,五大善人扩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某天扩编方案获得联大的多数票通过,但五大善人又会要求先修改宪章。然而,修改宪章比扩编还难,还有安理会一票否决权的动用问题,什么时候是个头?

卡扎菲当年跳得多高,扬言要废除一票否决权,2011年,当美英法要设立利比亚“禁飞区”时,他才知道苦苦哀求大国动用否决权。现在怎么样了?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四国联盟或者非洲联盟想要实现常任理事国扩编,唯一的可能就是让英国和法国把两个席位让出来,反正它们老是跟票美国。

有些中小型国家可能忘了,联合国只是建立在二战之后集体安全机制上的一个国际机构。安理会是真正的权力中心,它的决策原则是大国一致(没有否决票),而不是民主原则(多数决)。

如果安理会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国家不断扩编,这就意味着集体安全机制将失去作用,大国没有了任何约束力,那么,小国必定是最大受害者,连维和部队都不要指望。

不是大国一票否决权的存在有问题,而是某大国绕开安理会去胡作非为才是问题所在。看不到真正问题所在,一切都是瞎胡闹。

如果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被稀释,联合国必将灭亡。

同样,一心追求霸权,破坏国际秩序和公理的国家,也注定会灭亡。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湖北省委宣讲团走进省水利厅
下一篇:没有了